那天,
午睡時第二次夢到六六,

六六從轉彎處跑向我,就像以前一樣,
在剩幾步的距離偏離跑道,就像以前一樣,
陽光讓他的毛色發亮,就像以前一樣,
耳朵因為跑步而發揚,就像以前一樣,

只有在夢裡,才能像以前一樣。

六應該是知道我想他,但還無法去看他,
所以來找我。。。。

那他,應該也知道,
二賊在他走後第一次回家時,
半夜在黑暗的客廳痛哭,
因為沒有他在門口等著。

六,快去投胎作好命人吧~~~~
創作者介紹

How*young

How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